快捷搜索:  

避讳字能否为《兰亭序》真伪添一别证

王羲之所作《兰亭序》,无论是(shi)文章,还是(shi)书法,历代传诵摹写,是(shi)中国文化史的(de)标志符号。然而,围绕《兰亭序》的(de)争论也很多,其中最引人(ren)关注的(de)话题,就是(shi)《兰亭序》是(shi)否为王羲之所书的(de)真伪之争。

祁小春先生新著《柳斋兰亭考》,汇聚归纳了他(ta)多年研究《兰亭序》的(de)成绩,其中最重要的(de)论述,是(shi)《〈兰亭序〉的(de)“揽”字与六朝士族的(de)避讳》一章(下称“《揽》文”),作者在后记中说:“就《兰亭序》真伪问题提出了迄今为止无人(ren)注意到的(de)问题。”

《揽》文主要观点是(shi):《兰亭序》中两次写到“揽”字,是(shi)王羲之为了避讳曾祖名字中的(de)览字(王羲之父亲王旷,祖父王正,曾祖父王览),加了扌偏旁,改览成揽。《揽》文又通过考察魏晋时期避讳方法,认为用揽替代览来避讳,不合乎当时的(de)避讳规范。以王羲之的(de)士族子弟身份,不可能连续两次以错误的(de)揽字避讳。由此推论,《兰亭序》后半部分文本,可能并非出于王羲之手。如果连文章都不是(shi)王羲之写的(de),《兰亭序》书迹是(shi)否出于王羲之亲笔,就更可疑了。

《揽》文的(de)推论,其前提条件似乎还存在疑问:第一,《兰亭序》中的(de)揽字,是(shi)否可能并非避讳?第二,即使书写揽字是(shi)为了避讳,这样写就一定违反当时避讳的(de)规范吗?

先说第一个疑问,即王羲之在《兰亭序》中书写揽字,可能并不是(shi)避讳。

晋初国讳,只上溯司马懿、司马师、司马昭三代(司马师、司马昭为兄弟,实际避讳到祖父),司马懿以上不须避讳。当时的(de)太常博士孙毓认为不妥当,主张追讳七庙,上《七庙讳字议》,文中说:

按《礼》:士立二庙,则讳王父(按即祖父)以下,天子诸侯皆讳群祖。

奏议虽然讨论的(de)是(shi)国讳,但从一个侧面证明,当时士人(ren)避家讳可能只避讳祖父与父亲的(de)名字。

《揽》文整理出魏晋时期士族犯讳实例27个,其中避讳父亲名字的(de)19个,避讳自己名字的(de)3个,避讳祖父名字的(de)2个,另有国讳1个,官讳1个,不确切名讳1个。在2个避讳祖父姓名的(de)实例中,又是(shi)将父亲与祖父连在一起避讳的(de)。由此可见,当时单独为祖父避讳的(de)实例已少,为曾祖避讳的(de)实例更似未见记载。

还有一个反例旁证。东晋时期的(de)著名文学家陶渊明,其祖父名茂(《陶渊明年谱》,中华书局,1986年),但《陶渊明集》中的(de)《拟古九首》,其九有:“枝条始欲茂,忽值山河改。”《陶渊明集》版本极多,也有宋本传世,据中华书局1979年的(de)校勘本可知,这一诗句中的(de)茂字,传世诸本并无改异处。可见陶渊明并不避讳其祖父之名。

因此,王羲之可能并不一定避讳曾祖父的(de)名字。

如果王羲之不避讳览字,《兰亭序》中“每揽昔人(ren)兴感之由”与“后之揽者亦将有感于斯文”这两处,按其文义,都应该直接写为览,这里写成揽,是(shi)什么意思呢?

按《兰亭序》书迹中,有很多使用通假字的(de)情况。钱基博先生所著《中国文学史》中,录有改正通假字之后的(de)《兰亭序》全文,比对(dui)如下:

修稧事也(稧通禊)

此地有崇山峻领(领通岭)

悟言一室之内(悟通晤或寤)

虽趣舍万殊(趣通趋)

怏然自足(一说笔误,应为快然自足)

及其所之既惓(惓通倦)

亦由今之视(shi)昔(由通犹)

既然王羲之在书写过程中屡用通假字,揽字也有可能是(shi)一个借用的(de)通假字。

揽字《说文解字》没有收录,后来多认为《说文解字》中收录的(de)擥字,俗写作揽(王筠《说文句读》),其本义是(shi)撮持、敛置,又引申为总揽、聚揽之义。把擥(揽)的(de)字义代入《兰亭序》,似乎也可以说通。“后之揽者亦将有感于斯文”——可以是(shi)指把写有《兰亭序》的(de)这张纸持在手中的(de)时候,也将引发对(dui)文章的(de)感怀。“每揽昔人(ren)兴感之由”,结合下一句“若合一契,未尝不临文嗟悼”——可以是(shi)说总揽所有前人(ren)兴起感怀的(de)由头,如果“合一契”,没有不“临文嗟悼”的(de)。裴松之注《三国志》,引用东晋孙盛著《魏氏春秋》,说诸葛亮“夙兴夜寐,罚二十以上,皆亲擥焉”,这里的(de)擥也是(shi)同样的(de)意思。

而且,揽字本身也有看的(de)意思。《庄子·在宥》:“此揽乎三王之利”,汉代枚乘《七发》:“流揽无穷,归神日母”,乃至明代《徐霞客游记》:“揽洞前形势”,都用的(de)是(shi)以揽为看的(de)意思。从这个角度说,王羲之书写揽字,可能只是(shi)如前面那些字例一样,写了一个通假字而已。

下面再说说第二个疑问,即王羲之为曾祖王览避讳,把览字改写成揽,可能并不违反当时的(de)改字避讳规范。

《揽》文主要论证的(de),是(shi)用揽替代览来避讳,不合乎当时应有的(de)避讳礼法。确如《揽》文所言,如果用改字的(de)方法避讳,更规范的(de)是(shi)用一个字义相通,但字形、字音不一样的(de)字来替代,即同训代换。如避讳晋武帝司马炎,遇炎字就改为盛字;避讳晋元帝司马睿,遇睿字可改为明字。这样的(de)避讳方法,多用于避国讳,《揽》文汇集了秦汉三国两晋南北朝国讳30余例,兹不重述。

而士人(ren)间避私讳或家讳,《世说新语·文学》第77则颇有代表性:庾阐写《扬都赋》,有一句“比德则玉亮”。当时另一位重臣庾亮要来看这篇赋,为了避讳庾亮的(de)名字,庾阐就把此句改为“比德则玉润”。这代表了祁小春先生认定的(de)当时改字避讳之规范。

但是(shi),类似王羲之以揽代览,用改易偏旁来改字避讳,也有不少例子。陈寿作《三国志》,为了避讳司马懿,将张懿的(de)名字写成张壹,减损了懿字的(de)偏旁。当时,为了避讳司马师,将传说中的(de)风神——风师,改称风帅,也是(shi)用减损字的(de)笔画来避讳。

更有代表性的(de),是(shi)《揽》文反复举证的(de)王舒之例:朝廷让王舒担任会稽内史的(de)官职,王舒是(shi)王会之子,为了避讳父亲的(de)名字,王舒表示不能去会稽做官。后来朝廷将会稽改为郐稽,王舒不得已只好(hao)去任职。这个例子固然可以说明,将会添加偏旁改成郐,并不严格符合避讳规范,所以王舒并不满意。但同时也恰恰说明,改易偏旁改字避讳的(de)方法,当时也是(shi)使用的(de)。当然,会与郐不但字形不同,字音也不同,而王羲之改览为揽,虽然字形不同,字音却相同——两者比较,王羲之是(shi)自己可控的(de)改字,王舒是(shi)自己不可控的(de)改字,王羲之反而改得更不严格——但这些情况是(shi)否可以理解为,这两者是(shi)宽严之分,并非对(dui)错之别?

与此类似,当时避讳司马昭的(de)名字,将昭改作邵或韶,也是(shi)通过改易偏旁进行避讳。《揽》文对(dui)此的(de)解释是(shi),这些改易偏旁的(de)避讳,字音、字形乃至字义都不同,而揽与览字音相同,所以不合规范。用改易偏旁的(de)方法改字避讳,一定要字音不同才可以吗?

公认比较可信的(de)王羲之传世书作(摹本或记载)中,王羲之写过“政”与“征”字:《十七帖》中,有“足下今年政七十耶”;《淳化阁帖》中,有“送此鲤鱼,征与敬耶不”。与此同时,王羲之还会将正月,写成初月。

对(dui)待这一现象,从宋代起,人(ren)们(men)一般认为,这是(shi)王羲之避讳祖父王正之名,或者用政、征替代正;或者回避正字,改用初字。

这两种情况,后者“以初代正”符合改字避讳的(de)严格规范,问题出在前者。政与正,都是(shi)“之盛切”,同音。征,《说文解字》“从辵,正声”。这两个字与揽字的(de)情况一样,改字避讳而字音相同。

如果按照《揽》文的(de)推论观点,《十七帖》与《淳化阁帖》中的(de)这两段,也应该是(shi)伪作。

《揽》文欲证明览改揽不符合避讳规范,从而认定《兰亭序》之伪,但同时又不能否定出现类似情况的(de)《十七帖》、《淳化阁帖》之真,因此解释说,王羲之用政、征替代正,并非是(shi)避讳,只是(shi)同义字之间的(de)假借。其主要理由如下:

一是(shi)正与政如果作为名词,如正月,就需要避讳,所以王羲之才把正月改作初月,而不能不规范地把正月写成政月。正与政、征如果作为动词、副词,词义可以互通,此时将正写为政或征,是(shi)假借,不是(shi)避讳。也就是(shi)说,如果词性是(shi)名词就要避讳,词性是(shi)动词、副词、就不用避讳。既然不是(shi)避讳,则同音无碍。至于古人(ren)为何只避讳名词,《揽》文认为避讳目的(de)是(shi)避讳先人(ren)之名,所以名词避讳要求最严。

二是(shi)正作为政、征的(de)部首字,如同横、撇、捺等笔画,因此可以存其音形而不讳。

名词、动词、副词之分,爰自近代,古人(ren)用字并无此类概念,如何按词性避讳?即便今天按词性分析当时避讳情况,《世说新语》记载,桓温的(de)儿子桓玄,听人(ren)说到“温酒”,认为犯了自己的(de)家讳,便以手巾掩泪。此处温酒之温就是(shi)动词,同样要避讳。《世说新语》又载,钟繇之子钟会,被别人(ren)用家讳开玩笑,说他(ta)“望卿遥遥不至”;《南史》载王彧之子王珣,读《论语》至“郁郁乎文哉”一句,被人(ren)问何不避讳。这里繇和遥、彧和郁都是(shi)字义互通的(de)通假字,而且也都没有作为名词使用,可见非名词的(de)通假字,同样要避讳。此其一。

政字的(de)部首,可以是(shi)正,也可以是(shi)攵;征字的(de)部首,则是(shi)彳,正在政、征二字中,并非部首字。这一时期创作的(de)《颜氏家训》载,有避讳云字的(de)人(ren),将纷纭改为纷烟,云之于纭,也类似《揽》文所谓“部首”的(de)一部分,且纷纭并非名词,为何也要避讳?此其二。

汉字有多义性的(de)特点,从一个字引申出来,常兼有名词、动词、形容词、副词诸多词性,若以此作为是(shi)否避讳的(de)依据,未免繁难无据。

综上所述,王羲之在《兰亭序》中两次书写揽字,可能并非是(shi)为了避讳,也可能添加部首的(de)同音改字避讳方法,在当时是(shi)可以的(de)。因此,从揽字的(de)避讳角度,不能推论出《兰亭序》后半部分文本有问题,无法为《兰亭序》真伪添一别证。

(作者:殷燕召) 【编辑:上官云】

美媒:今年以来已有超22万美国人(ren)死于新冠病毒

郑艺:让人(ren)民过上更好(hao)生活是(shi)中国政府奋斗目标

只此青绿,中国“双碳”雄心背后的(de)山河梦

“想一下”就能解密?“特朗普解密法”共和党内引争议

那些失眠的(de)年轻人(ren),长期熬夜会怎样?

克宫:“部分动员期间将征召100万人(ren)”是(shi)谎言

秋分日 丰收节 正是(shi)一年最美时

“栓Q”被小学生写进作文 网络流行语会影响规范表达吗

躲过雪糕刺客却没躲过酸奶土匪?你(ni)会为高价酸奶买单吗

充29.9元得100元话费?多个App存在消费陷阱

今日秋分丨恰是(shi)人(ren)间好(hao)时节

小岛康誉:“精绝国”是(shi)如何重见天日的(de)?

空间站与“卡脖子”,中国在警醒中争取“逆袭”

美联储年内第五次加息,鲍威尔讲话释放新信号

日本地方议会反对(dui)安倍国葬:这将强制国民表达哀悼!

一百家子拨御面:老味道挖掘文化新“IP”

对(dui)话丨王岚嵚:渴望有朝一日能身披国家队(dui)战袍

“十四五”老年人(ren)口将超3亿 “老有所养”如何保障?

兰亭序,晋元帝司马睿,晋武帝司马炎,1986年,王羲之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681人留言! 共有:681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